“超人”李嘉诚、船王包玉刚,绕不开的九龙仓

“超人”李嘉诚、船王包玉刚,绕不开的九龙仓

作者|王洪臣

来源|野马财经

3月12日,会德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会德丰,00020.HK)在香港举行2018年度业绩发布会。其公告显示,2018年度集团实现收入484.90亿港元,同比减少31.66%;股东应占利润172.39亿港元,同比下滑16%。

在当天的发布会上,会德丰主席吴宗权表示,如果价钱合理,公司会考虑增持九龙仓或九龙仓置业。而作为会德丰的核心产业,业已分拆的九龙仓业绩有喜有忧。

转身的九龙仓“花开两枝”

3月7日,会德丰旗下九龙仓集团(00004.HK)发布2018年的年度财报,这是其拆分附属公司九龙仓置业地产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龙仓置业”,01997.HK)后独立运行的首份财报,其中2018年集团收入减少13%至210.55亿港元,净利润为67.11亿港元,同比下跌70.31%。

与九龙仓集团相比,分拆出去的九龙仓置业则奉献出了一份较为亮眼的业绩。据其稍早前公布的2018年财报显示,九龙仓置业基础净盈利增加6%至港币100.53亿元,“海港城表现强劲,支持增长动力及持续派息”写在了财报最显眼的位置。

“超人”李嘉诚、船王包玉刚,绕不开的九龙仓

图片来源:九龙仓置业2018年财报

在2017年11月之前,九龙仓置业还隶属于九龙仓集团,之后分拆出来单独在港上市。彼时,整个九龙仓集团市值达高达2300亿,被称为继李嘉诚家族“长实和黄大重组”后的又一起“世纪重组”。

分拆之后,九龙仓置业主要在香港从事策略性大型零售、写字楼及酒店物业的投资;九龙仓集团将主要在中国内地从事地产发展及投资、其它香港物业及于香港和中国从事非地产业务;会德丰集团的另外两家公司:会德丰地产有限公司与会德丰地产(新加坡)有限公司将继续主要在香港和新加坡从事地产发展与地产投资。

“超人”李嘉诚、船王包玉刚,绕不开的九龙仓

图片来源:会德丰有限公司官网

可见,分拆之后,作为会德丰两大主力的九龙仓集团与九龙仓置业将一个面向内地,一个留守香港,各有侧重。

据九龙仓集团2018年财报显示,内地业务为九龙仓集团的业绩作出了极大贡献。其中,2018年公司在内地投资物业的收入增加了30%,达到34.29亿港元,营业盈利增加28%至港18.72亿港元。集团主席吴天海在发布会上也表示,“中国内地贡献了75%的利润”。

同时,九龙仓集团在香港的业务出现明显下滑,其在香港已签约的销售额为19.19亿港元,同比下滑59%。最终,2018年九龙仓集团的净利润同比下滑70.31%,业绩差强人意。

对此,吴天海称,“集团需要一点时间去转身,希望股东们多给我们一点耐心”。

反观九龙仓置业,海港城则成为公司业绩增长的绝对主力,年内租户销售额更是创下历来最高记录达港币490亿元,占到香港零售销售总额超过10%。与此同时,九龙仓置业在内地的业务开始大幅减少。同样担任九龙仓置业主席的吴天海在业绩发布会上直言,将会缩减在内地的投资。

可见,分拆之后的九龙仓“花开两枝”,正在沿着各自规划好的路线前进。

2018年1月初,花旗集团曾发布研究报告指出,分拆后的九龙仓集团市值大幅减少,其新业务策略与母公司会德丰重叠,二者可以透过合并重组继续发展中港物业市场。

或许,世纪拆分之后,围绕九龙仓这盘价值数千亿的商业大棋局才刚刚下至中段,而执棋者吴宗权,才刚刚40岁。

顶级财团交接班的智慧

与许多富豪桃色新闻满天飞不同,关于这位身价数千亿的香港顶级“富三代”,广为流传的并非花边绯闻,而是下海救人的义举。

“超人”李嘉诚、船王包玉刚,绕不开的九龙仓

图片来源:昔日东方网站

据港媒《昔日东方》报道,2011年2月的一天,途经石澳泳滩的吴宗权发现一位溺水的何姓老人,情况紧急之下,吴宗权立即下海与几位热心群众将老人救下,并谦称“任何人都会这样做”。吴宗权的此次义举,令外界对其大为赞赏。

两年之后的2013年10月,时年67岁的吴光正在会德丰集团业绩发布会,正式宣布将主席一职交给年仅35岁的独子吴宗权,显示其家族接班人已经确定。随后到了2015年2月,吴光正正式宣布退任九龙仓主席,由“老臣”吴天海接任,后者与会德丰地产主席梁志坚一样,将向会德丰主席吴宗权汇报。

九龙仓的“吴宗权时代”正式到来。

当时,吴光正曾言,“1982年,包玉刚委以我领导会德丰及九龙仓之重任,当时我36岁。我希望吴宗权也可以有同样的机会”。

回顾一代船王包玉刚的家族传承史,其对二女婿吴光正的提拔确实不遗余力。1980年6月22日,正是在吴光正的陪同下,包玉刚出现在中外众多媒体的聚光灯下,宣布收购九龙仓。这一幕不仅作为商战经典写入史册,展示了包玉刚的智慧与魄力,同时将吴光正推向外界,树立起接班人的形象。

在最后的遗产分配上,同样体现了包玉刚对吴光正的器重。当时包玉刚将环球航运公司分给了在环球工作十几年的大女婿苏文海。此外,包玉刚将会德丰在日本的资产交给三女婿伸渡一郎,家族的投资基金则交给四女婿打理。而在他身边学习最久,最为投契的吴光正,则分得包括九龙仓、会德丰在内的8家上市公司。

同样,包玉刚、九龙仓在吴光正心目中亦拥有崇高地位。2015年正式退休之时,吴光正发表《主席报告书》回忆过往,开篇便道:

“1978年,是我首次认识九龙仓。当年某天的一个下午,李嘉诚先生与包玉刚爵士会面,商讨购入香港九龙码头及仓库有限公司(现称九龙仓集团有限公司)10%股权的事宜。我实时细阅了九龙仓1977年年报及李先生提供的一页简介,当晚拟定购入与否的建议。那情景仿如回到我在纽约任职银行的岁月。翌日下午,我见证了两位商界高人超快握手达成协议,其他事情则随岁月成为历史,李先生亦继续创造其超凡成就。”

可见,九龙仓在这位香港第五大富豪心中的份量何其之重。

从经典之战走向何方?

吴光正首次认识九龙仓的1978年,包玉刚已经坐稳了世界十大船王的第一把交椅,还在两年前被英女王封为爵士,是声名赫赫的华人商界领袖。彼时,李嘉诚还属于后起之秀,峥嵘初露。

九龙仓历史悠久,于1871年由英商渣打爵士在港创建,后落入英资四大行之一的怡和洋行手中。九龙仓是当时香港最大的码头,其产业包括九龙尖沙咀、新界、港岛上的大部分码头、仓库,还拥有酒店、大厦、有轨电车等优质产业。

“超人”李嘉诚、船王包玉刚,绕不开的九龙仓

精明的李嘉诚率先看上了九龙仓,当时怡和洋行因低价卖股,其持有的九龙仓股份不过20%。李嘉诚不动声色,悄悄买下了散户持有的约2000万股份,持股比例直追怡和洋行。

就此,九龙仓争夺战由李嘉诚拉开了序幕。

李嘉诚暗中收购造成九龙仓股价暴涨,最终仍是惊动了怡和洋行,开始大规模反购股份保住控制权。同时,汇丰银行主席沈弼亲自找到李嘉诚,对其进行劝阻。

尚属商界新贵的李嘉诚资金有限,便以退为进,寻找新的合作伙伴,这正与九龙仓收购战的主角包玉刚不谋而合。商业嗅觉敏锐的包玉刚早已预感到世界航运的低潮即将到来,正准备“弃船登陆”,寻找新的产业。九龙仓恰好是最理想的目标。

于是,便有了吴光正在《主席报告书》中开篇回忆的那一幕。

包玉刚首先购入李嘉诚所拥有的九龙仓股权,帮助李嘉诚回笼资金,还牵线搭桥,帮助其从汇丰手中拿下和记黄埔,为将来的首富之路打下了根基。

李嘉诚退出后,包玉刚继续收购九龙仓股票,而九龙仓董事局使出缓兵之计,邀请包玉刚及其女婿吴光正加入九龙仓董事局,同时积极购入股票保卫控制权。而包玉刚一方步步紧逼,持股比例上升到30%,一直稳居九龙仓大股东之位。

当时九龙仓在双方抢购之下,股价已升到67元/股,怡和一方想要继续增持股份追赶包玉刚,资金上已捉襟见肘。为解决困境,怡和主席纽壁坚等人决定主动出击,发起最后一战。1980年6月20日,怡和一方公开宣布回购九龙仓股份,由20%增至49%,九龙仓股票瞬间被拉升到100元/股。

得到消息后,身在国外的包玉刚推掉与墨西哥总统的会面立刻返港,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以个人及家庭名义作价每股105元现金收购2000万股九龙仓股份(49%),涉及资金22亿元。在当时,22亿可谓天文数字。

在包玉刚近乎碾压的气势之下,九龙仓最终易主。收购九龙仓,不仅代表了香港华资力量对英资力量的超越,还是包玉刚“弃船登陆”战略的经典一役,更是李嘉诚首富之路上不可或缺的关键一环,已然成为香港商战史上的经典。

之后,拥有黄金地段的九龙仓在包玉刚、吴光正的经营之下,风生水起,已然发展成为市值超3000亿港币的庞然大物。如今,包玉刚家族这份最重的产业已传至第三代吴宗权手中,你觉得吴宗权能把这份家业发扬光大吗?请在留言区说出你的看法吧。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这里下载263财富网App)

263财富网为您提供:“超人”李嘉诚、船王包玉刚,绕不开的九龙仓.

内容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转载请保留出处及本站地址:https://www.ysslc.com/caijing/yaowen/17906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