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债期货 流动性扰动难撼期债涨势

  利率走势具有周期波动的特点,2013年以前,利率的波动往往与通胀周期一致,高通胀下央行会收紧货币政策,引发利率同步走高,反之低通胀下央行放松货币政策则让利率下降。在此种单一货币政策目标下央行行为较好预测,但自2013年以来,通胀周期不那么明显,外汇占款的下降使得央行行为更具独立性,货币政策转为兼顾增长和通胀、防范系统性风险、降金融杠杆、经济转型等多重政策目标。要把握国债期货走势,就需要对央行行为背后的动机进行深入分析,理解央行政策的出发点。

  当前中国经济处于转型升级阶段,下行压力犹存,稳增长和调结构是货币政策的首要目标,同时要兼顾“去杠杆、抑泡沫、防风险”的指导方针,在保证银行体系流动性中性适度的原则下,根据经济状况的不同,调节流动性的松紧程度。在经济状况较好的情况下,央行更倾向于去杠杆,货币政策会适度从紧,而当经济指标下行的时候,央行则要稳增长、防风险,货币政策适当宽松。

  2016年10月以来,随着各项经济指标企稳,央行将“抑制资产泡沫”放到了货币政策的优先位置,通过“锁短放长”提高银行从公开市场获得资金成本,并前后两次提高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国债期货迎来了一波流畅的下跌,10年期国债利率上升到3.5%,广谱利率全面上行,表征市场情绪的隐含回购利率一度降到-6%以下。其间春节前阶段性降准缓和了市场情绪,国债期货有所反弹,但4月初银监会“七加一”文件强化监管,市场对委外赎回担忧日增,货币基金遭到大量赎回,10年期国债利率继续上升到3.7%。利率上升对实体经济融资带来了较大影响,企业债券融资自2016年11月以后延续数月负增长或低增长,实体经济转而向表外和表内贷款寻求融资,社融增速有所下降。

  随着4月经济数据小幅下行,央行5月在公开市场上缩短操作期限,5月7天逆回购交易量占到总回购量的70%,降低了银行获得的平均资金成本。6月央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缓和流动性,月初提前续作MLF,公开市场上连续投放资金,在美联储月中再度加息后,由于人民币汇率已然企稳,央行并没有跟进加息。在央行呵护之下流动性趋于缓和,国债期货5月迎来上涨,隐含回购利率回到正值,广谱利率从高位回落。